男子持刀毁坏财物袭警被枪击制服 警方:有精神病史
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杨勇与“全副武装”救护车司机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4月6日6时至18时,我市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6例,其中男性73例,女性63例;治愈出院133例,死亡3例。